西栗子

hi!

【米耀】今朝有酒



*王耀和阿尔同居设定(←然而并不会因此发生有♂趣的事情)

*表白现场

*发个文表示下我还活着



王耀点燃了第七根烟。

“他们徘徊在夜半的铁路调车场不知去往何方,前行,依然摆不脱忧伤……”蜷缩在洗手池下方的人捂着胳膊,从散落一地的注射器里捡起一个递给王耀,“北美仙人球碱,玫瑰花味儿的,上帝保佑。”

去你妈的上帝。王耀退开一步,避开了不知沾过多少人血液的针头。这时,紧挨厕所的杂物间传来撞击声,一直连续不断的呻吟声陡然变大。王耀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有种想泼盆水进去的冲动。

他扔掉抽了一半的烟,拉开门走了出去。枪花的Civil War一下子撞上耳膜,人群的欢呼尖叫在王耀脑中瞬间爆炸。一个棕发男孩跌跌撞撞地从王耀身侧挤进厕所,几秒后又冲出来,瞪大眼对王耀说:“里面有两个狗娘养的在打炮!”

你他妈和我说有什么用?王耀没理他,低头看着楼下舞动的人群。他现在只想找到阿尔弗雷德——毕竟公寓钥匙还在那个白痴身上。



东方人。低垂的眼帘轻颤着,看起来瓷器般脆弱美好。他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怎么没发现?这么精致漂亮的人,就没有人想要……得到他吗?

男孩情不自禁地伸手。就在他即将碰到王耀肩头的一刹那,有人扯住他的领子向后狠狠一拉。他踉跄着退了一步。没来得及爆粗,一只手就轻轻按在了他的喉骨上。

“色令智昏,是吗?”来人在他耳边低声说,“你该醒醒酒了。”

男孩肚子上挨了一拳,跌坐在地上开始干呕。一直侧着头看戏的王耀这时才似笑非笑地看向来人:“色令智昏?”

“是啊。”阿尔弗雷德微微一笑,侵略性的目光毫不掩饰地在王耀身上转了一圈,“好久不见。”

“整整两个小时没见面,”王耀勾起一丝嘲讽的笑,“真是委屈你了。”



王耀拿出了不知道第几根烟。

露台的风有些大。他低头用手笼着那一星火光,飞扬的发丝和侧脸都勾勒上了一丝暖橘色。

“我不理解。”王耀靠在栏杆上,视线飘忽在远方,瞳孔里跃动着远处的灯火,“嗑药磕得快死的垮掉派诗人,萍水相逢就在厕所做爱的陌生男女,听着反战歌曲在舞池接吻的人群……他们看起来都那么无所顾忌,潇洒地仿佛在下一秒死掉也毫无遗憾。

“可过完了今晚呢?”他微微偏头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毕业论文没写完的还是没写完,贷款还不起的还是还不起。他们就像是逃避未来一样,今朝有酒今朝醉,借着酒精毒品忘记痛苦。

“当然,我只是好奇而已。”王耀在栏杆上磕了磕烟灰,“毕竟他们的死活和我毫无关系。”

他正要抬手抽烟,本来正晃着酒杯静静聆听的阿尔弗雷德突然抬手截断了他的动作。下一秒阿尔弗雷德把酒杯一扔,在玻璃碎裂声中几步把王耀推在墙上,重重咬上了王耀的唇。

带着酒精气息的舌头强行撬开了他咬紧的牙,卷起了他的舌尖。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什么时候掀开了他的衬衣下摆,指尖在他腰际若有若无地划过,另一只手缓慢地摩挲着他的后颈。

终于,在王耀第三次想要推开他时,阿尔弗雷德抬起了头。

“今朝有酒今朝醉……确实。”阿尔弗雷德又一次低头,轻舔着王耀的锁骨,“我确实是那种想什么就做什么、遇到什么才解决什么的人。但和他们或许不一样的是,我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享受当下。

“比如现在,我想吻你,甚至想上你。可能你会因此几天不理我,或者干脆搬出公寓……可那是明天的事,我现在只要心无旁骛地面对你。

“更何况,”阿尔弗雷德咬住了王耀的耳垂,声音有些含糊,却一字一句清晰地撞进了王耀心里,“你真的……没有喜欢我吗?”

王耀立即绷紧了身体。他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却又混乱地不知怎么开口。许久他才慢慢放松,带着挑衅反问:“那又怎样?”

阿尔弗雷德低低地笑出了声,手指在王耀小腹上划圈,“你说我要怎样?既然是您情我愿的事……”

你情我愿你祖宗!王耀一拳砸在阿尔弗雷德腹部,撤开一步挣脱了束缚。他盯着阿尔弗雷德,嘴角弯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喜欢你就愿意被你上?”王耀嗤笑一声,“你脑子是不是长在下半身?”

阿尔弗雷德没说话,只是抱着臂静静地凝视着他,蓝色的眼眸像是一片海。对视几秒后,王耀别开了头,怕多看一眼就会被卷入沉溺。

“王耀。”

他猛地回头,神色阴沉。

阿尔弗雷德手指轻敲着上臂,微微歪着头,神色意外的认真。

“你知道我喜欢你。”

“那么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阿尔弗雷德没有理会王耀几乎要把他凌迟的目光,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异国恋会不会长久?文化差异会不会引起争吵?现在谈恋爱会不会影响生活?父母家人能不能接受?将来如果领养了孩子算哪个国籍?”他顿了一下,突然灿烂一笑,“以上都是我胡扯的。最重要的是,你在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王耀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听我说。”阿尔弗雷德上前一步揽住了王耀的腰,另一只手扣在他后脑勺上,把他拉进了自己怀里。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抵上对方的额头,“我不会给你任何关于未来的承诺,因为即便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我只会,用一个接一个的现在、去连续不断地爱你。

“只是现在,”他轻声说,“只是此时此刻,和我在一起,好吗?”



王耀最终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当阿尔弗雷德把他吻得浑身发软的时候,他居然满脑子都是“先做了再说”“反正是他先喝醉的”“而且再怎么说也是我比较吃亏”。以往的谨慎克制被阿尔弗雷德几个动作就摧毁得溃不成军。

突如其来的进展让他多少有些害怕。但当阿尔弗雷德轻吻着他的耳廓说“我爱你”的时候,楼下恰好传来“Kiss me hard before you go”歌声。缱绻悠扬的女声温柔地四散在夜空之中。王耀抬手抱住阿尔弗雷德,突然不再在乎所有的未来。

今朝有酒,今朝便一醉方休。再滔天巨浪的未来,也无法淹没此刻的温柔。



“我觉得,”他小声和阿尔弗雷德说,“就算下一秒死去我也不在乎了。”

阿尔弗雷德带着笑意说:“那你不就和楼下那些人一样了吗?”

“本来也一样。”

都是芸芸众生,都在时间面前稍纵即逝,哪有什么目光长远和短浅之分。王耀一边想着,一边抬头去看阿尔弗雷德。骤然撞进那双深蓝色的眼眸时,他感到一丝不真实的眩晕。

“我好像醉了。”

“应该的。”阿尔弗雷德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我早就醉了。”



我早已沉醉,从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


—END—


果然我只有写短篇才不会坑(。)

其实挺想接个露台play的(x)……但感觉会破坏气氛。所以。

反正之后干了个爽就是了


以及,文中引用的诗和歌曲分别是艾伦·金斯堡的《嚎叫》和拉娜德雷的《Summertime Sadness》。


祝小天使们都能遇见命中注定的人,无论性别和国籍。么么哒:)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