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米耀】逆旅



*终于写到吸血鬼X血猎这个烂梗了233


PART 1


我要讲一个故事,有关爱与勇气。

我要描述给你,两个相爱的人,是如何挣扎着突破世俗,最终厮守一生。

或许你会觉得庸俗,可那正是爱情。




PART 2


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扯住了王耀的衣角,眼中泪光盈盈。

“你为什么拒绝我?我爱你,你也爱我,你为什么拒绝我?”酒吧灯光下,晶莹的泪痕在她脸上闪烁。

“你说过那么多次我爱你,却从不敢承诺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女人慢慢垂下头,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你怎么能那么懦弱……”

王耀一怔。

他缓慢却坚定地掰开女人的手,看着她无措的眼睛,轻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他在她面前放下纸巾,转身向出口走去,把全部的喧嚣繁华抛于身后。

为什么相爱者不能永恒?为什么有人没有去爱的勇气?我不知道。

如果知道,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落荒而逃。



开门的一刹那,夜风灌了他满怀。暖黄色的路灯落下一地清辉,一盏接一盏地点亮黑暗。

王耀点上烟,沿着街慢悠悠地散步。记忆随着他向前的步伐有条不紊地倒流:路灯,喧嚣,哭泣的女人,被他撞翻托盘的酒保,假装无意倒他身上的女孩……再往前,是阿尔弗雷德。

他们像往常一样来“逆旅”喝酒。酒至半酣,王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阿尔弗雷德这种人很适合当男朋友。阿尔弗雷德笑着问了句真的吗,下一秒就突然倾身过来勾起王耀的下巴,唇贴着他的耳廓问,那你,要不要和我试一试?

后来呢?他呆愣了几秒,然后猛地推开阿尔弗雷德,重重地摔下酒杯转身离开。

王耀觉得自己有点傻,毕竟他都没弄清阿尔弗雷德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告白。他缓缓呼出一团烟雾,抬头看着烟痕逐渐消散殆尽,然后拨通了电话。

几声等待音后,电话那边响起了熟悉的清冷嗓音。王耀突然感到鼻尖一阵发酸,开口,声音竟是满满的难过。

——“嘉龙……

       “我遇到了……很难很难的问题。”




PART 3


——“我答应过亚瑟,把阿尔弗雷德带回英国受审,或者杀了他。可我现在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我没法把那个一路逃亡一路杀人的吸血鬼和阿尔弗雷德联系起来。他对我,所有人都很好。我遇见他到现在,这里没有发生过一起人类受袭的事件。我也好几次在他面前划破自己,但他只是立刻给我包扎伤口,从来没有流露过一丝不正常的神情。

        “他不该是那个被带回英国被那群白痴执法人反复折磨的人,他不该是那个被我杀了的人。

         “嘉龙,会不会是我,认错人了?”

——“大哥,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阿尔弗雷德怎么可能不是他的任务目标。

但那个杀人如麻的吸血鬼,又怎么可能是阿尔弗雷德。



挂了电话时,已是深夜。王耀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传来,节奏不紧不慢。他没有回头,他知道一定是阿尔弗雷德。

他们沉默着并肩走了一段距离。在经过一个街角时,阿尔弗雷德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这里是我第一次遇见你的地方。

“那时是我有生以来最迷茫颓废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什么样子——头发凌乱,脸上身上都是血,很像一个打架打输了就快要死了的小混混。我靠在墙上,每一个经过的人都会同情又鄙夷地看我一眼,还有人会扔下硬币。

“但就是那样的我,你竟然停了下来,伸手扶起我,要送我回家。

“其实对你来说可能根本没什么,”阿尔弗雷德自嘲地笑笑,“但对我来说,那是第一次,有人不问我的来历就帮助我。”

王耀动了动唇,没有说话。

那场在阿尔弗雷德看起来无比珍贵的相遇,不过是他早有预谋的接近。伸手扶他也好,给他处理伤口也好——所有所有的温柔善良不过是为了确定阿尔弗雷德是不是他的任务目标。

“后来……你一直没有问我为什么会浑身是血,也从没问过我到底是谁。你只是问,要不要去喝酒,要不要去跳舞,要不要去坐摩天轮。这也是我第一次,可以抛下全部的过去、全新地生活。”

不是的,白痴!王耀心里有个声音在恶意满满地尖叫。我不问你的过去是因为我全部知道!我对你好是为了降低你的警惕!为了完成任务我不知道骗过多少人!你以为你有多特殊?能不能别天真了!

“我曾经想过,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你是不是在故意接近我。但那次,在逆旅,有个嗑药磕多了的男人拿着酒瓶到处砸人。你本来醉得不省人事,却在酒瓶飞过来的那一刻挡在我面前,吼了一句别他妈动我的人。

“从那时开始,我决定像你对我那样,不再探究你的过去。”阿尔弗雷德转过头看着王耀,湛蓝的眼眸清澈璀璨,仿佛落进了一整个星空。他伸手解开王耀的衬衫领口,冰冷的手指沿着锁骨上一道浅浅的伤痕一点点温柔地划过。

“这道伤痕,是我的。”

王耀没有拍开他的手,只是抬头看着他,看着他眼中深深的独占欲。那只手向上抚上他的脖颈,指尖轻轻按在他的颈动脉上。明明是那么冰冷的体温,王耀却感到了一丝疯狂的灼热。

“刚才我是认真的。”阿尔弗雷德低声说,“我以为……你也喜欢我。”

王耀看到一抹血色闪过阿尔弗雷德的瞳孔,动脉上的手指也逐渐加重了力道。他没有躲,反而更加平静地凝视他,只是右手微微攥紧,做好了随时召唤剑砍上去的准备。

阿尔弗雷德,如果你敢伤害我。

如果你敢。



“对不起,让你困扰了。”最后一刻阿尔弗雷德突然收手,指尖顺带着在他唇上轻轻一扫,而后微微一笑,露出小小的虎牙,“以后再也不会了。”

以后,再也不会了。

王耀微微一怔。许久,他慢慢松开了手。



为什么会失望呢?

为什么到最后,你也像我一样,失去了去爱的勇气呢?



嘉龙,你看,这就是我无法下手的原因。

他杀了那么多无辜地人,恨着全世界。

可他对我这么温柔。



“对了,王耀。”临别的路口阿尔弗雷德转过身,十分平静地说,“我听别人说,附近来了吸血鬼。”

王耀挑眉以示讶异:“真的存在啊?这种生物。”

“谁知道呢。”阿尔弗雷德笑笑,“总之你小心。”

暗黄的灯光笼罩着那个逐渐远去的背影,钝去了原本纤毫毕现的边缘。王耀用力眨了眨眼,再看去时,空荡的路上只剩下了苍茫的夜色。




PART 4


“愿你们在经过这漫漫长夜之后还能看到旭日东升。”

这句话的出处他记不清了。“逆旅”化装舞会前夕,他在窗前擦拭长剑,脑中突兀地想起这句话。

王耀不知道最终守得日出的人会是谁。



正当他四处张望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依旧是轻快阳光的语调:“我在这儿。”

王耀回头,看到阿尔弗雷德正端着一杯鲜红的液体,唇边獠牙若隐若现。他笑着冲王耀眨眨眼,瞳孔里是一抹惊心动魄的红色,美得妖异。

“怎么样,像吗?”阿尔弗雷德凑近王耀让他看得清楚一点,“现在我是吸血鬼。”

“离我远点。”王耀推开他,“我是吸血鬼猎人。”

“真遗憾。”阿尔弗雷德耸耸肩,“那么猎人先生,为了促进两族友好关系,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王耀漫不经心地回应:“随便。”一抬头却看到阿尔弗雷德微微勾起唇角。

下一秒,他被向前一拉,直接扑到了阿尔弗雷德怀里。尖锐的獠牙在他颈上轻轻磨动,动脉被冰冷的舌尖飞快地舔过。向上、向上、向上……他感到自己耳后最敏感的皮肤上落下了轻飘飘的一吻。

阿尔弗雷德放开他,眼中满是得逞的笑意:“猎人先生,捕获吸血鬼的第一要点,就是要随时保持高度的注意力。”

王耀瞪了他一眼,抬手整整领子,然后在阿尔弗雷德额头上狠狠一弹:“你懂什么。”

“是是,我什么都不懂。”阿尔弗雷德笑着放下酒杯,几步跟上王耀的步伐。

我什么都不懂。

但我最不懂的,是你。



伏地魔被哈利波特三人组按在地上狂揍,格雷脱光了衣服和纳兹互怼。马文在王耀经过时突然把酒杯一扔,冲他大哭道:“生活!别跟我提什么生活!”

王耀环顾四周,发现大家都十分入戏地狂欢。他转身对正被一个喝醉酒的埃琳娜抱住哭着喊着求负责的阿尔弗雷德说:“咱们也来?”

他清晰地看到阿尔弗雷德的身体瞬间绷紧,几秒后又一脸灿烂地:“好啊。”



“这是干将和莫邪。”古朴的长剑从王耀身体里破刃而出,“我从来不同时用两把剑,你是第一个。”

“果然和西方血猎不一样啊,”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长见识了。”

“其实我不算血猎,”王耀后撤一步,微微抬剑,“只要是非人类的生物,都算我的业务范围。”

阿尔弗雷德轻笑一声,眼中血光骤现。

“那么,祝你这次也能成功。”

鲜血随着月光落下,染红了一地清辉。




PART 5


伦敦。咖啡馆内。

亚瑟拿起震动个没完的手机,接通了来电。

“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你快死了是吗?”

“不至于。”电话那边的声音莫名虚弱,“但你弟弟逃了。”

“放你妈的……”亚瑟咬住最后一个字,忍住拍案而起的冲动,逼着自己继续优雅地坐在座位上,“为什么放他走?”

“我输了。”

亚瑟深吸一口气,离开咖啡馆,走进旁边一条僻静的小巷,对着电话冷静地吐出三个字:“你放屁。”

“真的,亚瑟。”那个声音有些疲惫,“他比我们想像的强很多。而且……我下不了手。”

“……为什么?”

“因为,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一瞬间,电话两端皆是一片寂静。突然,电话那边又传来响动。一个遥远却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亚瑟耳中。

“你说,你喜欢我?”




PART 6


王耀僵住了,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他慢慢转身,看到浑身是血的阿尔弗雷德站在不远处,一如初见的模样。

开口,声音颤抖到自己都不敢相信:“谁让你回来的?”

阿尔弗雷德上前一步,再次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你喜欢我?”

那双清澈的眼眸里满是孩子般地固执。反反复复,兜兜转转,只是一遍又一遍执着地追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过了许久,王耀听见自己轻声回答,“我喜欢你。”

他看见那双湛蓝的眼眸骤然蓄满泪水。他看见阿尔弗雷德走过来,轻轻抱住了他。他感到温热的血渗进了他的衣服。他听到了一声压抑的呜咽。

原来吸血鬼也会流泪。原来吸血鬼并不总是那么冰冷。

“王耀,我真的很喜欢你。”往日轻快阳光的语调带了让人心碎的哭腔,“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我。

回英国受审也好,再被一路追杀也好。

只是求你,不要离开我。



“第一次杀人是在伦敦。我没故意要杀那个女孩,完全是意外。但那些执法人不依不饶,反复认定我已经无药可救。

“我知道他们看不起我。我只是柯克兰家的样子,不是英国纯血种。从小到大我看够了那些轻蔑的眼神,所以……我杀了他们,把他们的尸体扔在街头,然后离开了英国。

“我不喜欢杀人,我只是……报复。报复那些活得幸福快乐的人类,报复那些目空一切的执法人。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成了他们口中的那种人——自私冷血,让欲望支配自己行动。

“见到你时是我最后一次杀人。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要被过去束缚了。我以为我必死无疑。

“可我遇见了你。”



王耀深吸一口气,再次把手机放至耳边:“亚瑟?”

“说。”

“好吧。”他舒了一口气,“去你妈的任务,老子不干了。”

他扔下手机,抬手抱住了那具伤痕累累的身躯。

满满长夜后,他们终于等到了光明。




PART 7


“我竟然听完了他们两个腻腻歪歪的互诉衷肠。”亚瑟冷笑着放下茶杯,“最后还得替他们和执法人求情。”

“可你还是一字不漏地听完了。而且还一字不漏地复述给了我。”王嘉龙看了表,放下茶杯,“我该走了,柯克兰先生。”

亚瑟叹了口气,仰在沙发上:“真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到底为什么?”

“我想,”王嘉龙神色平静却十分认真,“爱情从不需要理由。”




PART 8


王耀告诉过我,“逆旅”,在中文里,就是旅馆的意思。

一个酒吧起这样的名字,似乎有些奇怪。但细想,又莫名地贴切。

这里是人们精神的暂居点。天黑时他们踏着各自的路来到这里,醉酒,哭泣,一/夜/情;天亮时,他们又沿着不同的路各自离开。岁月就在这来来往往间悠然淌过。

这里只是人生的中转站。

但令我庆幸的是,我和他沿着相反的路相遇在这里,兜兜转转后,最终能沿着同一条路走向未来。

这就是我所要讲的故事。

或许你会觉得庸俗,可这正是我们的爱情。



———end———



*“愿你们在经过这漫漫长夜之后还能看到旭日东升。”

来自茨威格的遗书。



可能很多人都发现了,这篇文只是一个填充了一些文字的大纲,很多感情上的变化都一笔带过了。

但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言有尽而意无穷,对吧:)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