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APH仏英】

脑洞来源Madonna的《Masterpiece》。歌词莫名地深情又伤感。


以下正文


—————


【那个爱上蒙娜丽莎的窃贼终于在卢浮宫被捕。他深情的告白遭到了所有人的嘲笑。】


空气里充斥着毒品和颜料干涩的气味,阳光被溺死在颓废中。地上堆积着大批注射器,冰冷生硬得像佐治亚冬季沾血的麦茬。手指和衣衫上沾染了明暗深浅不一的色彩,隐约显要地暗示着眼前的画确实是昨夜吸毒后的产物——由右旋吗拉胺浇灌的恶之花。背景由大红墨蓝交织出深彻的黑,一个笼罩微光的男人手中拿着玫瑰,星空一般深紫的眼睛看向无边的黑暗。他的金发微微卷翘,每一个弯曲的角度都随意又精致。唇边的笑容和煦而讽刺。


我摇晃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跌坐在地上。木质地板的撞击没有带来任何疼痛。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后,我拿起酒瓶仰头灌下,同时忍不住将手伸向剩余的罪恶。冰冷的器具让发烫的神经暂时清醒,很快便有红色在滴管底部绚丽绽放,腾起一片绝美的血雾。美妙的液体被疯狂地吮吸进鲜血,一阵快意漫遍全身。我闭上眼睛,想象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是如何地叫嚣着撕咬。融化的热腊重新凝固,巨大圣洁的翅膀在地平线上展开。病重丑陋的乞丐在照耀下复活,载歌载舞地庆祝新生。我睁开眼睛,看到画中的男人眨动纤长的睫毛,将紫罗兰色的目光投射到我身上。他手中的玫瑰纷纷扬扬地飘散下来,在空气中漏下清冽的香气。


隔着一片苍茫的距离,他在画中安静又同情地看着我。


我茫然地凝视着他,几乎没有了呼吸。我抬手抚摸着他完美的脸庞,微热顺着尚未麻痹的神经传递给我。酒被浇到他身上,透明的液体追逐着他漂亮的手指轻柔地滑落,干净地不留痕迹。他低头吻着我的额角,温柔地如同落日的大海,深蓝和碎金开裂又复合,流转荡漾着将我淹没。房间里灰尘的味道被他的香气所掩盖,阳光从窄小的窗中投下,与黑暗厮杀着流下阴影般的血。他和我对视,温暖的气息漂泊着落在我的脸上。那悠然的眼中仿佛盛开着一整个的天堂,给被西伯利亚冷风和霜冻折磨的英国带来布列塔尼初春般的暖意。那个黄昏般的午后,在那间如同仓库般破旧的画室,光线甜腻到浓稠,仿佛有小提琴柔和优美地拉响,明媚如夏。


我吻着你涂有剧毒的唇,如同格鲁吉亚女郎般无知。你由毒品引出,比毒品更让我沉醉。


该死的……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


【对我来说,你是一个我无法理解的魔鬼。*】


*出自拿破仑对约瑟芬。


*文中提到的两个典故分别指伊卡洛斯和拉撒路。


最后为我低下的表达能力解释一下……画里的男人就是弗朗西斯(谁用你说),是亚瑟吸毒之后的幻想,不是真实存在的。


(扯淡到我不忍直视。)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