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中华组】欢迎回家


*之前删了长篇所以拿这个自我安慰(文风智障就请不要在意了)

*ooc

*以及番外居然比正文还要长(╯°□°)╯︵ ┻━┻

*再以及还有赌场的设定里或许有bug,对这种地方的唯一印象就是拉斯维加斯地下赌场,那里灯红酒绿,老虎机遍地(x)——所以欢迎指正!


------以下正文----------


王耀看着摔门而出的林晓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别强求她,”王嘉龙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我记得当时,我可是对你恨之入骨,她现在也一样。”





紧接着王耀就想起那天在伦敦,他们面对面坐在咖啡馆里,灯光透过玻璃上的雨珠,在桌上投射出晶莹梦幻的一片彩虹。王嘉龙对着他举起枪的那一刻,店里几乎要炸翻,亚瑟的表情更是说不出的精彩。而他面无表情地坐着,甚至还细致地吹开咖啡上堆积的泡沫,冷静地好像被瞄准的不是自己一样。下一秒王嘉龙勾动手指放了空枪,然后扔下枪狠狠拥抱了他,力道之大让王耀觉得他不是在怀念而是泄愤。结果一整天都保持高冷的王耀在那一刻丢盔弃甲地尖叫挣扎,然后被王嘉龙勒得更紧。就在王耀觉得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那个一直面瘫的冷漠少年,用生平最讽刺的语气在他耳边说道:“有必要这么人模狗样地穿西装吗?汉服有什么不好的?”




“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说我?”于是王耀爆着粗口张开双臂,拥抱了阔别多年同样穿着西装的弟弟。他还得意地看了一眼亚瑟,发现对方的脸色绿得和自己的眼睛一样。


1997年,他的香港,他的王嘉龙,终于回归。



想到这里,王耀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在王嘉龙鄙夷的目光中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



“相比于本田菊,晓梅算不错的了。”王嘉龙歪过头,看到林晓梅正在楼下招手叫出租。




“别提那个小混球!”王耀咬牙切齿地把茶一饮而尽,差点被烫死。他又顺手从文件柜里拎了两瓶二锅头出来(嘉龙:……),“把濠镜叫过来,老子今天不喝醉就不是人。”



王嘉龙一时没接话,而是看着自家大哥骂骂咧咧地开了瓶。这是他的大哥,那个屹立了五千年也从未倒下的国家。如今他那样强烈地想要林晓梅回家,为的不仅是台湾的富饶,更是因为对那份羁绊的不舍——这也正是他被亚瑟带走那么多年也坚持要回来的理由。从出现以来,他就注定要追随眼前这个叫王耀的君王。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放下茶杯,轻声道:“好,今夜一醉方休。”






番外:濠镜回归小剧场




一片迷离的灯光中,王耀皮笑肉不笑地把酒杯向前一推,带着怨气重复道:“先生,您要的酒。”




王嘉龙终于冷静下来,淡定地接过酒杯,又把王耀上上下下地打量一圈,最终作出了中肯的评价:“衣服不错……so sexy.”




话一出口,王耀脸上的笑容瞬间崩坏。没等他把酒浇到王嘉龙头上,全场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一只手揽住了自己的腰肢。




“想必各位也注意到了,这是本店新招的兔女郎。”王濠镜不动声色地按住拼命挣扎的王耀,提高声音,“为了回馈各位多年来对本店的厚爱,我决定,今晚最大的赢家可以获得一份奖品。那就是——来自小兔子的晚安吻。”话音未落,赌场里响起一片狂热的叫好声,王耀感觉自己一下子变成了一条待宰的鱼。他毫不犹豫地扭头在始作俑者的耳边用最大分贝一字一顿地怒吼:“王、濠、镜、我、操、你、大、爷、的……唔!”




“别不乖啊,大哥。”王濠镜一边捂住王耀的嘴,一边虚情假意地举杯向众多赌徒微笑示意,用彻底黑化的声音回应道:“只要大哥熬过这一晚,我就和你回家。这姑且算是补偿,谁叫你过了这么多年才来找我……您觉得呢?”



“不会吧?我怎么听着这么像耽美霸道总裁文。”林晓梅直勾勾盯着王濠镜,“真是这么回事儿?”“真的啊我干嘛骗你……”



“我回来啦!今天给你们做红烧……你们怎么了?”王耀放下手中的食材,逐个观察一屋子人微妙的表情:嘉龙一如既往的面瘫,濠镜心虚中带着得意,晓梅则一脸嫌弃,表明了对自家大哥居然如此之受的轻蔑。瞬间明白了什么的王耀失魂落魄地丢下手中的袋子,撸起袖子决绝地扑向王濠镜。



“浑小子你又乱说!我咬死你!”



“嗷我没有!没有!”



“嘶——还嘴硬!反了你了!”



林晓梅抽着嘴角把目光从疯狗咬人转移到王嘉龙身上,问:“真的?”



“当然不是。”王嘉龙冷静地抖出当年黑历史,“濠镜确实让大哥穿成了兔……呃,那种羞耻地样子(晓梅:……)。结果当时有个不长眼的家伙试图调戏大哥,被濠镜打掉了三颗牙齿(晓梅:……)。后来濠镜抱着大哥哭了一晚上,第二天就乖乖回家了。”



林晓梅被呛得半天说不出话,许久才回应道:“原来大哥这么好欺负,等我回家的时候……”察觉到王嘉龙似笑非笑的表情,林晓梅立即改口:“我没说我要回来!”




“嗯,喝茶吧。”王嘉龙把杯子推到她面前,没再说什么。他看了一眼窗外,发现阳光落满世界,明媚灿烂。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