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那是个无比欢庆的日子,万物都呈现出一种微醉的喜悦。白天时人们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兴高采烈地聚到一起挨家挨户地狂欢,将每一个厨房和酒窖都弄得一团糟,翻出陈年的美酒和留待过冬的食物大肆饕餮。夜晚在篝火晚会照耀不到的地方,早就腐朽了的老祖宗也从幕里哆哆嗦嗦地爬出,神采奕奕地在刻了自己名字的青石板上谈论着一次年代久远的丰收。
没人关心榨果机,也任由田间的作物恣意疯长。第二天,当阳光再次普照在宿醉一夜的人们身上时,有人最先清醒了过来。而迎接他们的是末日般的景象:房舍东倒西歪,碾辣椒的石磨上缠了厚厚一层藤蔓;狂野而原始的森林吞噬了曾经太阳一般热烈勃发的灿金色麦田,那两三只小巧又温顺的羊羔儿也在不知几次的变异和进化后发展成目光桀骜又矫健的一群。
终于有人明白了这是神宽容的惩罚。在迷乱的时间里,他们恍惚着载歌载舞过了千年。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