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星期六下午,我趴在窗户上发呆。看着两只鸽子在对面的楼顶上跳来跳去,看着一架飞机从太阳前缓慢庄重地划过。后来我发现了一只猫。它从楼下走过,步态轻盈,遇人就躲起来,在一辆辆车下钻进又钻出。路过草坪时它突然停了下来,翘起尾巴,冲着前方发出一声肝肠寸断的哀嚎。一声又一声,一声又一声,把安宁的黄昏搅得支离破碎。它一边叫一边跑了起来,飞快地冲出了我的视线,绕到了楼的另一边,我的目光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的地方。兴许是没了兴致,它的哭诉渐渐低了下来。两只鸽子还在楼顶跳来跳去,又一架飞机平稳地划过落日,庄重又深沉。
我开始怀疑那只猫的真实。黑暗降临时,我不知道是否有那样一只猫在那样一个下午从我的视线里走过。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