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当他被埋在了柚子树下,我才意识到他确实是死了,死得深切而透彻。一直以来维系他全部意识的灵魂离开了,他病重的肉体便和一张桌子、一盏灯那样毫无生命,可有可无。一开始我还能在深夜听到哭泣,那是他的灵魂坐在身体旁边想要回去的悲吟。每天早上我不得不把他再次埋起来。后来有一次,正当他一如既往像是举行某种仪式一样嚎哭时,柚子树终于受不了似的疯狂地抖下来一大堆枯叶。那些叶子利剑一样落下,在深夜里散发着漆黑而明确的死亡光辉,穿过他的灵魂盖住了他的躯体。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试图把叶子们放回树上继续生长,当然没有成功。于是他停止了并不悲痛的流泪,终于意识到了死亡那种无可挽回的特性。

他终于在一个深夜离开了。那时我正站在窗边,他不能说话,就用泥土拼出几个难看的字符:“再见。”然后表情失望地越飘越高,飘到星星那边去了。

柚子树像是被他的死亡所引诱,没过几天也断气了。枝条耷拉下来,躯干渐渐陷进泥土,最后整个地消失不见。我在原先埋着两具尸体的地方种了一大捧黄色雏菊。

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地早,而下一个冬天也正在飞速逼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