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遥贵】we are here


【告诉我轻小说到底怎么写啊!!!】


“WIN!”


险险地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打爆最后一只布偶,然后屏幕在一片肉片和血沫中显示出胜利的信息。我心有余悸地放下游戏机,转头盯着在刷新记录的关键时刻打扰我的家伙——不可饶恕!


“你,刚才想说什么?”


“啊……我说,那个,周末如果可以的话,贵音和我去游乐场玩吧!”


“……?!!”


什……什么啊!刚刚酝酿好的怒火一下子被憋了回去,我愣愣地看着那张笑得阳光明媚的脸。


游乐场?


我没有听错吧?


难道是传说中的约会?


但是等等,遥这种家伙怎么会知道约会是什么东西啊!


一向区别于“青春没有恋爱的点缀是不完整的”系女子的我,此刻可耻地感到了慌乱。


“为,为什么?你家人怎么可能同意!”为了缓解尴尬的心境,我直接抛出最大号的问题炸弹投向遥。


“所以要偷偷逃出去!”说着说着竟然拿出了一张地图,“这种事需要提前计划好。看,路线时间我已经想好了。”


……这家伙竟然早有准备!预谋已久啊!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我差点原地坐化。


“贵音?贵音?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好。你生病了吗?”


简直废话。


我看起来能好吗?一个丝毫不懂得男女有别连脱衣服都不顾及异性在场的家伙突然要和你去游乐场还有一点点羞涩(他明明就是有点脸红)——


我看起来能好吗?


“不可能,出事怎么办?难道要我这么一个柔弱的少女把你驮到医院吗?我们只会一起晕倒在摩天轮上(等等为什么会是约会圣地)然后被众人围观。然后恭喜你,遥,明天咱们就可以一起上头条了。”


“可下个月我就要搬家了。我还没有去这座城市的游乐园玩过呢。贵音也没有吧?所以我们一起去啊。”


我成功地再次愣住,表情大概和某种叫做 “木鸡”的生物差不多。


……搬家?


好像看懂我的疑问一样,遥回答说:“好像是要去另一个城市接受治疗呢。”


一股怒火一下子贯彻全身,我这种运动神经向来衰弱的废柴竟然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踹倒椅子揪住了遥的衣领,声音陡然拔高:“这种事情为什么不……”


“现在是自习课呦。”老师偏偏在这种时刻出现。面对我或许近乎杀人的目光,他颇为委屈地解释说:“今天理事长要来视察诶!不然我也不会回来管你们。”


我一点点松手,扶起椅子,然后一下子趴回桌子上,无力地握住了笔。鼻子酸涩到想哭。全身瞬间累得好像就剩下躯壳。我故意把后脑勺留给遥,装作听不见他的声音一样。


我诶,伟大的“闪光舞姬”大人啊,现在竟然好像在赌气?我禁不住羞耻地把头埋得更深。可是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起码让我有点准备啊!以后养护年级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才不要在理科准备室和一堆标本待在一起!学园祭也只能自己准备了吧?显然研次朗老师是根本靠不上的。搞什么啊……突然就剩我自己算什么展开……什么破剧情……这要是什么见鬼的养成游戏或者什么三流漫画我绝对会熬夜刷差评。


或许——我有些心软地偷偷通过标本柜的玻璃观察遥的表情,我根本没什么对遥生气的理由——或许他真的很想去呢?我应该陪这家伙去游乐园玩的。明明我自己也很期待……这可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去游乐场,和遥一起,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像一个秘密的作战一样。这么久了,只是出去玩一次,应该不会出事吧?


只是自我安慰而已,可不知不觉我竟然有点相信。我故意不让自己去想遥搬家的事情,而是幻想那些漂亮到不真实的旋转木马和摩天轮。


只是去玩一次,就像普通人一样。


不会有事的。






———————




明明是午后三点,太阳就已经滑落到了西边。


天空被整个染成红色,好像警戒灯一样刺眼。黑色的电线把天空割成一块又一块,游乐场的尖叫和笑声一下子变得很远。


有什么人在大声地说话。我听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在那边,在那边……好像有人晕倒了。


手中的冰激凌一下子掉到地上。我手上沾满奶油。


不是说好在树下等我买冰激凌回来,然后一起去玩摩天轮吗?怎么忽然就晕倒了?


游乐场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没了人。那些漂亮又有趣的游乐设施还在转动。夕阳在它们身上折射着琉璃一样透明五彩的光,它们唱着欢乐的乐曲,每一个音符都被无限拉长。遥躺在地上,绿色的树荫落在他身上。我向他跑过去,世界开始崩塌。


“向左走!这里还有十五分钟毁灭!”耳机里传来我焦急的声音。


我看不到遥,一个人站在空旷的十字路口。红灯冷冷地警示着,像是一只眼睛。一瞬间我被那赤红的色彩所吸引,竟然就那么停住了脚步。接着耳机里出现了奇怪的噪音,我立刻回过神,然后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仿佛被人注视着一般,我的后背一阵阵发冷。


“快点!你还有没说出口的话吧!别停下来!”


空气一点点撕裂身体,我翻过一块巨石,身后的大楼轰然倒地,溅起大片尘埃。我被震倒在地,膝盖上满是血。


“来不及了……”夕阳没有生命力般融化在天边,黏稠又难看。


我听到自己悲伤的说,“赶不上了。”


“就这样吧……”


我一下子像解脱般失去力量,瘫坐在地。呼吸紊乱着,心脏炸裂一样疼痛。


真是失败。我好像还有没说的话,可此刻我已经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也忘了要对谁说。闭上眼睛的前一刻,我躺在滚烫的大地上,看到天空变成炽热的岩浆汹涌着从天边涌来。


那么,就这样吧。


对不起。





——————




睁开眼睛,面前还是主人那张苍白的脸。


“原来你还会睡觉啊?”他有些嘲讽地看着我。


等等……我居然睡觉了?


还做梦了?


刚才的都都都是梦?!


“麻烦你下次能不能安分一点?请问你到底是对我有多仇恨才能在睡觉时还不忘删除我的文件?”


我在他看瘟神一样的目光里飞扑进那个充满主人酸腐文艺气息的文件夹。果然,空空如也。好吧……至少这次我真不是故意的。


或许是看到我少有的抱歉,万年宅主人竟然得寸进尺:“给我找回来,不然就把你装进邮箱发给别人。”


我十分耐心地查看,发现是永久删除……抬头看到他还是一脸威胁,我立刻不爽道:“找不回来了!再敢逼我,嗯,小心你珍藏的照片……”


于是我那怂到爆的主人立刻帅不过三秒地双手合十头砸在键盘上:“ENE大人我错了!”


“……真没用诶主人!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一辈子不能脱团的!”


“什么啊!你以为我没有要好的女生吗!比如MOMO!”


“那是主人的妹妹吧?还是说变态主人连妹妹都不放过?啧啧啧这种行为正义小天使ENE决不能姑息!别告诉我说MOMO酱每次叫你欧尼酱的时候你心里还有什么禽兽的欲望!”


“那,那文乃也算!”


“……”我一脸便秘地看着他。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他是不是也想起我了?


“等等……这个名字好熟悉……”看着笨蛋伸太郎同学一脸头痛,我松了一口气。搞什么啊……吓死我了……这种家伙当初到底是怎么打败了堵上自尊战斗的我啊!


我劫后余生地蹦跳着打开主人的珍藏相册,为了掩饰慌乱指着其中一个女孩有些过度兴奋地尖叫:“文乃?是这个?还是这个?”


“都、不、是!你给我安静的睡一会儿不行吗?就像刚才那样!”


“诶?ENE是不用睡觉的啦!刚才的事我自己都很意外啊!”


“总之随便去个什么地方待着!不要在桌面上晃!”


“拒绝拒绝拒绝!小心ENE把照片发出去!”


“%&¥#£€℃®™√……”



———————


现在想起来,那个梦或许是接下来一系列事情发生之前的预示也说不定。可那时的我却出乎意料地迟钝,完全没有意识到我长长的电脑纪行即将结束。


哪怕是第二天主人把饮料洒到键盘和鼠标上,我只是觉得自己貌似无意间毁灭了一个高智商死宅赖以生存的氧气。


哪怕是主人两年来难得出门被当做人质,我也是只觉得他运气不好而已。


直到我同时从数百台电子设备里看到学园祭时的超能力少女和神秘的少年,我才开始意识到有什么正在不可阻挡发生。


但这次我相信我们会迎来一个HAPPY ENDING,就像最最俗套的剧情一样。


时间会带来惊喜。之前经历过那么多的悲伤,我相信连上天都会忍不住将幸福赐给我们。


所以对于即将到来的变动,ENE一点也不怕。因为我看到在那条到处是荆棘、看起来异常糟糕的未来之路上,还有一群令我无比依恋又信任的少年少女在冲我招手。他们脸上的笑容比晴天还明亮,比阳光还耀眼。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