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露中】精神分裂症


*梗来自一个13分钟的法国短片《精神分裂症》。

*完全而彻底的OOC

 

PART 1    

 

    “91厘米。”

    “什么?”

    “我离自己有91厘米。”

    伊万转头看着王耀,夕阳在他的睫毛上浸渍了一层浅金色的光。

    “比如像现在。”王耀抬手揉乱伊万的头发,“我的手和你隔了91厘米,你的头发在离我91厘米之外的地方变成了一团,这就是我看到的。”

“你的意识和身体之间隔了91厘米?”

“嗯。”

伊万回过头,闭上眼睛。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一次次破坏了他关于91厘米的想象。过了一会儿,他一无所获地睁开眼睛。

“看着我。”

伊万又一次转头。王耀向旁边挪了挪,低头目测两人间的距离。

“我看到你离我182厘米,但你看到的是91厘米外的我。”王耀顿了顿,“91厘米,这就是我每天看见的。吃饭,睡觉,散步,你永远离我91厘米远。现在懂了吗。”

伊万轻微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向王耀靠近了91厘米。“现在能想象出来了。”过了一会儿他又睁开眼睛,“什么时候开始的?”

“很久以前,记不清了。”

“为什么?”

“谁知道。”王耀无所谓地回答,“童年阴影也说不定。”

伊万忍不住再次转头。

“以前我妈喝醉酒就会拿着刀站在我的房间门口。每次都是半夜。她看到我就会砍我,看不到就会砍自己。所以我不能关门。门离我的床正好91厘米。”

“你量过?”

“量过。因为我要算她走到我旁边需要多长时间。我要是逃不掉或许会死。”

“后来呢?”

“没什么后来。”

“……她砍到你了吗?”

“一次也没有。”王耀笑着别过头,“最后一次我妹妹替我挡了刀。颈动脉喷出的血几乎都流在我脸上。就和动画里被挤了一脸番茄酱的效果差不多。”

王耀陷入了沉默。伊万小心地斟酌语气,可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后来她就去了精神病院。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我是我爸的私生子,所以她每次只砍我却不砍我妹妹。那个女人和他都是作家,怎么看怎么配。而我妈一点儿也不懂文学。不过没人支持他们在一起。结果这两个多巴胺分泌旺盛的人就浪漫地选择了殉情。氰化钾和红酒,以向《失乐园》致敬。”

王耀把脸埋在伊万的围巾里,语气也变得朦胧:“估计我妈每次看到我,都会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有多么失败。同样一件事,对于我爸和那个女人来说就是柏拉图般的神圣爱情,到我妈这儿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

半抹残阳钩在天边,逐渐散漫流淌成一片血红。王耀慢悠悠地站起来,扯着伊万的围巾沿着小路回家。

“别误会,我不是情到深处地给你讲悲惨过往。只是这是个好故事,没人听就可惜了。”快到公寓门口,王耀冲伊万微微笑了笑,琥珀般的眼睛反射着微弱的光,“当个故事就行,别想太多。我没时间安慰你受惊的心灵。”

钥匙嵌入锁孔,齿轮发出冰冷的金属叩击声,声控灯应声而亮。

“晚安。”

 

PART 2

“今天是193厘米。再增长下去我就不能和你在一张沙发上看电视了。”

伊万没搭理王耀的调侃。给他戴上眼罩之后,伊万牵着他走到餐桌旁。

这是他们对应日益拉大的距离障碍的唯一办法:让王耀适应失去视觉生活。至于距离为什么会变大他们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看似可笑的方法却意外地实用,王耀明显变得心情愉悦起来。

“好在你的触觉和听觉不受影响。”

“触觉而已,听觉还是有一点的。”王耀听到对面的刀叉声骤然停止,“你的声音没之前近了。”

过了一会儿,有序的刀叉声再一次响了起来,节奏也丝毫未变。没几分钟他听到刀叉被放到桌子上的声音。

“不去看医生吗。”

“万一被发现是精神病,我就真的见不到你了。”

“精神分裂症可以治好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么准确的?”

没有回答。

“或许吧。”王耀漫不经心地切下一小块牛排,“你在意吗?我不在意。我不会半夜拿刀找你的。”

“我只是不想让你永远和我隔一段距离。”

“可以,这很文艺,不是你的风格。”王耀终于把牛排切成了一堆碎渣,“不过我爱你。”

说完他立刻站起来走进厨房,把前一天准备好的豆浆关进了微波炉。

“还是豆浆好喝。你介意去楼下帮我买份油条吗?今天中午我想吃炸酱面,肉酱多的那种。下午还要喝新上市的绿茶。晚上可以考虑炒米。明天早上我还要切牛排。”

 

 

PART 3

他是半夜醒过来的。因为他觉得很冷。

出现在视野的首先是一片黑暗,然后有了星星点点的光。他什么也听不到,只能等视野变得清晰。

前所未有的遥远。

眼前是亿万闪耀的星辰。

他下意识地伸手,在身侧他碰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体。那个人没醒,他放心地呼出一口气。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然后说出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话。

“听着伊万,我不知道自己在哪个星系,我看不到地球。我再也看不到你了,也再也听不到了。现在我打算去死,刀就在枕头下。”

他忍不住睁开眼睛,盯着身旁的一块陨石,想象那是伊万。最后他一无所获地闭上眼睛。

“一醒来看见一具尸体肯定不好受,可我也没办法了。我会小心一点,尽量不让你满脸番茄酱。”

他用另外一只手摸索刀,刀锋划破了手指。他饶有兴致地舔了舔指尖。轻微的痛感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在这之前给你讲个故事吧。我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我妈的孩子。要说我不在意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扯淡。最后一次是我把妹妹推到我妈刀下的。之前那么多次我没被伤到也是因为用妹妹挡刀。那一刻她疼到说不出话,可她最后竟然抱住了我。我妈先是尖叫,扯头发,抱着妹妹哭,咬自己。疯子什么样她就什么样。后来她已经忘了我还活着了,絮絮叨叨地边割自己边说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她没去过精神病院就死了。”

他用力呼吸几口,把刀拔出来,换个角度又刺进心脏。渐渐地他感觉不到疼了。他开始有些担心那块陨石会撞到自己。

“我们至少还在同一个宇宙,或许吧。矫情点说,我们的心至少在一起。这足够了。

“这是个好故事,伊万,继续讲下去吧。你可以说我是懦夫。我只是懒得这样活下去了。”

陨石在他脸上划了一道血口,他烦躁地别开脸,结果伤口变得更大。圆润的血珠在真空里飘荡,他有些呼吸不上来了。他最后一次伸出手,终于只能碰到一片虚无。那一刻他突然有点害怕,又有些孤独。十万光年外,一颗流星苍茫地划过,像是从脸颊上流过的泪珠那么转瞬即逝。

 

他们一声声叹息着,哀唤着,走向

  永远的沉沦;而世上鲜花会盛开,

  壮丽不朽的事物会接踵而来。

 

“说真的,”他自言自语,“我应该是爱你的吧,伊万。”

 

PART 4

    伊万在黄昏时才醒来。他睡了整整一天。睁眼的那一刻他莫名地心悸。他先是转头看窗外,夕阳透过玻璃渗了进来,从窗边淌下,淌过雪白的地毯,血液般凝固鲜红。

    他把头向另一个方向转去。

    91厘米外,王耀安静地躺在床上,胸口凝固着半抹血红的残阳,身边流淌着油画般火烧一样的色彩。

 

 

 

PS.诗是济慈的《厌于世人的迷信而作》

 

你觉得伊万最后精神分裂了就精神分裂了吧……

没准王耀也是他自己脑补出来的(X)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