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星际流浪者(一)


*上课重看《银河系漫游指南》被老师发现,关小黑屋写检查时的产物。 

*cp我还没想好

*ooc

*……坑。

 

    有一瞬间亚瑟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他看着下空的埃菲尔铁塔,有生以来第一次为来到巴黎而激动地热泪盈眶。

    

    终于不用吃塔特星保质期一万个地球年的冰川牛肉了;终于不用收到喜欢爆浆眼珠的萨奥星人热情的午餐邀请了;终于不用忍受随便来自哪个星球的游吟诗人接连几个小时的抒情了……以及,

 

——终于,终于能坐在伦敦装潢复古的咖啡馆里听着周围漂亮的英式发音看着整个伦敦陷入日暮之中,然后,来一杯正宗的英式红茶了!

 

……但是,等等?正沉浸在归乡情怀中的亚瑟猛然对着窗外睁大眼睛:他看到几只脖颈细长如长蛇的生物穿着制服站在塔下,一旁赫然立着一个没有隐形的操控台;下一秒,随着某只长脖子按下按钮,飞船兴奋地戳进了埃菲尔铁塔的塔尖。

 

剧烈的晃动中亚瑟惊恐地扯住乘务员的袖子:“这是什么鬼地方?”

 

“终点站。”乘务员耸了耸萨奥星人特有的矩形肚子,“银河系最美的星球之一:波诺伏瓦。”

 

“……啥?不!等等!”亚瑟下意识死死抱紧正准备把他丢下飞船的乘务员,甚至没来得及想起某个有着相同姓氏的法国佬,“我要去的是地球!太阳系第三颗行星!”

 

“用这招想留在飞船上的我见过好几百个,”乘务员得意地挺起肚子,“知道我怎么解决这种情况吗?”

 

他终于明白银河系交通运输公司为什么是全宇宙最烂的了……没等他正式回答,这个友善的萨奥星人热情地邀请:“和我吃顿爆浆眼珠再走?”

 

亚瑟面如死灰。

 

“最后一个问题……”亚瑟绝望地看着乘务员,“这个星球的是谁的?”

 

“这是伟大的星际流浪者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的度假星球之一——呃,资料上是这么说的。你介意来点儿金汤力吗?火龙眼珠和金汤力是绝配。”

 

“请便。”亚瑟迅速退到舱门边,然后面无表情地一头栽了下去。

 

“好吧,我就说这招很好用。但为什么没一个人愿意和我吃饭?”乘务员对着掉下去的亚瑟遗憾地叹了口气,伸手关上了舱门。

 

埃菲尔铁塔在身旁飞速略过,地面已有几个长脖子生物摆好了着陆软垫——又一个规定采用跳楼式出舱的神经病星球。亚瑟甚至叹了口气。有生以来,他不知道第几次为来到“巴黎”而生不如死。

 

 

 

 ————————————————

 

 

波诺伏瓦是个旅游星球,每年慕名从银河系各处赶来的游客不计其数。这里有以美味著称的白汁烩小牛肉和另无数生物倾倒的波尔多干红——据说都是星球领主弗朗西斯·波诺伏瓦从自己的家乡引进的。波诺伏瓦一向以好客著称,每个旅客在身份认证后都能免费得到基本的食宿保障,外带一只小型旅游向导。如果是个漂亮姑娘,还会每天额外收到一束玫瑰。然而这样的服务只为穷鬼服务,大多数来度假的富翁们绝不屑于接受这种微薄的待遇。

 

长而温暖的绿色物体缠住了亚瑟的全身,波诺伏瓦海关土著检测员几乎脸贴脸地盯着他,然后笃定地下结论:“这是个猿类。”

 

“呸。”亚瑟试图揪住正把脖颈从他身上一圈圈松开的检测员,“我怎么也是智人。”

 

“有什么区别?”检测员耸耸脖子,把亚瑟塞进了传送舱,“西13区,找辛德森小姐领房间和保障金。她可是个美人。”

 

亚瑟毫无防备地陷入黑暗。一阵令人颤栗的《马赛曲》过后,舱门悠悠打开。一颗漂亮的脑袋从舱门边探出来:“您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吗?”

 

“……呃,是的。”在那双圆滚滚而晶莹透蓝的眼眸注视下,亚瑟多少有些不自然。三个地球年的星际流浪让他几乎忘记了所有绅士礼节。

 

那张小巧玲珑的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请跟我来吧,我是辛德森。”

 

亚瑟迅速地点点头,从座位上拽下破破烂烂的背包;出舱时还不小心踩了舱门一脚,换来了舱门一句地道有力的“fuck”。

 

“作为弗朗西斯的所有物,我觉得你更应该说merde。”亚瑟嘲弄地纠正了这个愚蠢的法式舱门,然后迫不及待地向门外走去。等看清眼前的一切,他差点吓得尖叫出声:五米外,辛德森坐在办公桌上愉悦地盖章;半米前,辛德森的脑袋悠悠地悬在半空。一根四米半长的洁白脖颈微妙地连接起了她的脑袋和身体。

 

“别害羞。”辛德森温柔地把脖颈缠在亚瑟身上,“你确实是个可爱的小猴子。”

 

亚瑟一脸懵圈地任由辛德森进行二次身份认证。几秒后,辛德森离开他的身体。一串钥匙被放在亚瑟头顶。“去42号公寓吧,那儿也有个脖子很短和你一样丑得可爱的生物。”

 

好歹亚瑟也算个辗转过了大半个银河系的星际流浪者,很快就从视觉冲击里回过了神。这次没有传送舱提供了。亚瑟前脚怏怏不乐地踏出登记处,后脚就有一只小型飞行机器人跟上了自己。

 

“您好柯克兰先生!我是您的旅游向导司康饼!非常高兴能为您服务!”

 

亚瑟脚步一滞:“你叫什么?”

 

“司康饼,先生!”小机器人因为亚瑟的问题高兴地转了好几个圈,“是由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统一命名的!事实上,整个星球都由波诺伏瓦先生掌控!”

 

“很好。”亚瑟面无表情地结束了对话,绝望而僵硬地拖着步子,路过一个叫“醉舟”的小酒馆时还差点被一个波诺伏瓦土著醉汉的长脖子绊倒。司康饼一路喋喋不休,不断用大量的旋转表明着自己第一次投入工作有多么多么兴奋。

 

“我想我还有泄愤功能,先生!如果您不高兴了,您可以把我这样这样或这样!”司康饼把自己硬生生扭成三十度四十五度九十度,见亚瑟毫无反应,就又努力地弯了二十度。在亚瑟打开42号公寓的那一刹那,司康饼终于不堪重负地砸在了亚瑟头上。

 

头晕眼花中,亚瑟看到房间里有一个人惊讶地转身,耀眼的金发和欠揍的呆毛格外眼熟。

 

“……呃,你不会是……亚瑟?”

 

TBC

 

 

*白汁烩小牛肉和波尔多干红:经典的法餐绝配。

 

*merde:法国国骂,相当于tmd或者shit。



下次让老王和露熊上线……如果有下次的话。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