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栗子

hi!

星际流浪者(三)

先补说下设定!

 

首先总的来说这是篇联五的文……这五个说好听点星际流浪者,直白点就是宇宙无业游民。

 

基本生活就是找个飞船钻进去,路过某个中意的星球再跳下来。运气不好就会中途被船长丢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星球,或者真空。生活垮掉,行为放荡。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呸)。

 

接下来是具体的脑洞:

 

伊万有一艘叫做俄罗斯号的飞船,综合性能在银河系排行第一。第二章有提过,飞船是他和王耀从银河系武装部偷来的,飞船的名字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巧合。娜塔莎和冬妮娅是飞船操作系统上的两个不同的人格(都是伊万创造的)。

 

王耀有一个机器熊猫,名字当然叫做滚滚。滚滚的智力在全银河系的机器人里能排到前三,但为了配合熊猫的设定它没有语言功能。另外滚滚的质量很差,经常被伊万压坏(?)。按惯例来说王耀应该很有钱……但我也不知道无业游民哪来的钱。

 

弗朗西斯勉强算个例外。他是《银河系旅游全攻略》的编写人员。尽管他从未真正工作过,但由于和仙女座出版社社长——也就是《攻略》的主编女士交情匪浅,他的工资待遇一直相当不错。因此他提前预支了十万年的工资,买了颗相当美丽的星球,并聘请银河系最优秀的星球装修团队把这颗星球设计成了放大版的法兰西(顺便一提,这颗星球叫做波诺伏瓦,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现在就被困在这里)。另外,弗朗西斯还经常因为搭讪银河系各类雌性生物,而引来数量质量都相当可观的麻烦。

 

亚瑟是在某次醉酒后稀里糊涂被弗朗西斯带上了飞船,从此开启了星际流浪的浪(ku)漫(bi)生涯。目前他十分想回地球,但由于银河系交通系统的不靠谱,他永远找不到真正驶向地球的飞船。长期的星际旅行让这位英国绅士彻底恢复了不良状态,丰富多彩的骂人方式是他最有利的攻击武器。有一个叫做司康饼的小机器人正跟随着他,但在第一章就已经砸坏了(喂)。

 

阿尔弗雷德作为一个美国人,是主动与外星生物取得联系的。那位自称托尼的猎户座外星人把他扔在了银河系某个发达的中心星球上,从此杳无音信。为了应对宇宙无边无际的孤独,阿尔弗雷德给自己弄了一个复制体,名字叫做马修·威廉姆斯。但除了发型,没人发现他们还有任何相似之处(和本家设定正好相反)。 

 

三年前,联五在俄罗斯号上相爱相杀(X)。但由于某些不可描述(X)的原因(第二章有说到),除伊万以外的四人被娜塔莎扔下了飞船。故事从三年后的今天——联五的再度重聚开始。

 

Cp感或许不是很强烈,不会有很直白的情感表露(类似伊万说“最喜欢小耀了”这样傻白甜的话)。五个人基本处于互相坑的状态,前一秒称兄道弟互帮互助,后一秒直接把对方踹下飞船的那种。每章看起来像哪个cp就打哪个tag。另外文章也不会刻意追求什么思想深度啊语言风格啊这些东西,纯粹著文以自娱。

 

好了废话结束。不知道说清楚没ORZ


第一章:http://no-sir.lofter.com/post/1cdf90d2_c738c35

第二章:http://no-sir.lofter.com/post/1cdf90d2_c89f823

 

 

——————以下正文——————

 

 

 

 

 

“嘿亚蒂,你这条破洞牛仔裤哪里买的?看起来相当性感。”

 

亚瑟狠狠瞪他:“操你妈。”

 

“还有这个熊挂件……你肯定不介意我拿走吧?”阿尔弗雷德说着顺手扯下了亚瑟背包上的毛绒白熊,那是小熊星座的旅游纪念品,“我想送给我的复制体……瞪我干什么,我没有和你提过马修?哦对,我被娜塔莎扔下飞船之后才复制的。” 

 

亚瑟继续瞪他:“操你二大爷。”

 

阿尔弗雷德很成熟地叹了口气:“冷静些,你不打算和马修打个招呼?”

 

亚瑟终于注意到了正在角落试图修理司康饼的马修·威廉姆斯——幸好除了发型,两人再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亚瑟还是不爽。他冷冷地盯着对方,成功用阴沉的目光把马修吓得瑟瑟发抖之后,亚瑟满意地继续把视线放在阿尔弗雷德身上。已经操遍阿尔弗雷德祖宗十八代的亚瑟一时尴尬地词穷,在阿尔弗雷德灿烂微笑的刺激下,他终于口不择言:“你个婊子养的。” 

 

“亲爱的亚蒂,”阿尔弗雷德得逞地大笑,嚣张地对他张开双臂,“就算你忘了对我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我也会永远铭记的。”

 

亚瑟额头青筋暴起,一拳砸在阿尔弗雷德肚子上:“闭嘴,是我他妈的养了个婊子。”

 

 

 ————————————————————————

 

 

 

这是一间金碧辉煌的寝室。正中央的雕花金属软床上,正坐着一个金色半长发的男人。他用冰冷的目光最后扫视房间一圈,伸手扯下了床边昂贵的金属装饰,然后塞进了自己已经鼓鼓囊囊的背包。

 

弗朗西斯被关在这里已经三天了。

 

三天前他在酒吧搭讪了一个相当性感的姑娘。那姑娘除了比他多一只眼睛多一条尾巴之外基也没什么异常。结果他刚碰到那姑娘的手,原本娇羞的女孩突然反手紧紧地揪住他,说按照当地习俗,弗朗西斯碰到她就等于占有了她,因此必须娶她。弗朗西斯本想争辩一下说自己裤子都还没脱怎么就占有了,结果几个保镖突然冲上来就把弗朗西斯打晕了直接拉走。等弗朗西斯在姑娘家的寝室醒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搭讪的是这个星球领袖的女儿。

 

按理说再过一天弗朗西斯就将脱离单身大军,娶个和自己物种不同注定支持银河系计划生育的女孩在这个小星球上度过一生。但他丝毫不为此感到恐慌——宇宙里和他有过口头婚约的姑娘少说也有几百个,他并不介意再多一个。

 

况且,这不是他第一次被关起来等着被迫结婚了。

 

弗朗西斯拿走了房间里所有值钱的东西,然后走到门边礼貌地敲了敲。一个守卫警惕地把门拉开一条缝。

 

“别紧张,就是和你谈点事。”弗朗西斯友好地笑了笑,“我问你,你们把我关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守卫犹豫了下:“……为了让你参加婚礼?”

 

弗朗西斯循循善诱:“所以说,只要我参加明天的婚礼,一切就没有问题了,对不对?”

 

“按理说……是这样。”

 

“所以,我在不在这个房间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去结婚,是不是?”

 

“好,好像是的。”

 

“既然我在不在这个房间并不重要,那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呢?”弗朗西斯语重心长,“整整三天了,你难道不需要去喝杯小酒跳个舞什么的?”

 

“但,但是没人告诉我……”

 

“你太拘束了,没人说你不能去喝酒。”弗朗西斯大度地挥手,“这样吧,我给你放个假,你可以去休息一会儿。”

 

守卫有些反应不过来:“啊……那听起来挺不错……”

 

“别愣着了,快去吧,但是别喝太多。”弗朗西斯十分热情,“婚礼还等着你给我捧场呢。”

 

守卫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银河系的逻辑漏洞之中。他只是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但他想不通哪里有问题。于是他索性不再思考,向弗朗西斯感激地道了谢,然后兴高采烈得叫上自己的兄弟去酒馆。临别时弗朗西斯在他身后微笑着挥手作别,圣光笼罩有如圣母附身。守卫觉得这个金发男人真是个好人。

 

下一秒弗朗西斯翻出窗户一路狂奔到了树林里,熟练地打开了电量不多了的信号发射仪——好在他的逃生装备还在。三秒后,弗朗西斯的位置坐标就被发到了波诺伏瓦的政府中心。按惯例,很快就有波诺伏瓦的军队来接驾了——这就是他投入重资创建一颗星球的原因。

 

但这次略有不同。信号很快就被反馈了回来。弗朗西斯疑惑地打开翻译器,一个柔和的女声传了出来:“十分抱歉,波诺伏瓦先生。武装部部长去度假了,现在没人能启用军队。但我们正向整个星球的富豪们发出召集令,相信很快就会有人驾着飞船来救您。在得救之前,请您务必坚持。”

 

信号仪闪了闪,恰到好处地断了电。弗朗西斯目瞪口呆地看着仪器,心里思考着回去后他应该如何折磨武装部部长。

 

——但是,前提是有人来救他。

 

弗朗西斯骂了声娘,一脚踹在一旁的树上。

 

 

 

 ————————————————————————

 

 

天空越来越阴暗,但正在激烈骂人的亚瑟丝毫没有注意到。多年的星际流浪让他掌握了各个星球的骂人方式,现在他正在学以致用:“你就像萨奥星人的臭脚趾!是个彻头彻尾的人马座婊子!你傻得和被舱门夹了尾巴的火龙一样!”

 

阿尔弗雷德指指天空示意他关注一下状况。

 

亚瑟毫不理会:“你就是亚玛星人从来不洗的肚脐眼!是奥拉姆拉起亚斯特巴那林卡特拉姆得星上在烂泥潭里打滚的床垫!”

 

黑色的飞船以不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冲向42号公寓。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过后,俄罗斯号有力的砸在了他们面前。尘埃落定,亚瑟大笑起来。

 

“耶稣他妈的基督……阿尔弗雷德,你的末日到了。”他转身拍了拍一旁呆掉的美国人。

 

 

 ——————————————————————————

 

 

 

王耀在俄罗斯号启动之前冲向滚滚,想要启动回归装置——这样他就会瞬间转移到中国北京,而不是跟着伊万去了一个完全不知道在哪的地方。但伊万在那之前十分有先见之明地把王耀压在了身下,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们不一定同甘但绝对要共苦。

 

因此,在阿尔弗雷德等人的眼中看来,他们正衣衫不整地抱在一起。

 

被伊万压得头昏脑涨的王耀暗骂一句,一脚踹开了伊万。伊万倒也没生气,只是整了整围巾,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看来是故友重逢。”

 

几个人左右看看,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备战姿势。

 

就在这时,拯救弗朗西斯的召集令传送到了整个星球。

 

 

 

TBC

 

 

 

 

 

是时候让联五重逢了!

 

另外恭祝迪伦大爷终于拿了诺奖!我震惊得像一块滚石(X)


评论(4)

热度(25)